推广 热搜:

木根雕造型与传统观念

   日期:2020-08-01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0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华上下五千年,儒、道、释多元文化相互影响,形成了华夏民族传统的生命观、价值观敬畏自然,遵爱生命。我国传统的雕塑中,雕塑
中华上下五千年,儒、道、释多元文化相互影响,形成了华夏民族传统的生命观、价值观—敬畏自然,遵爱生命。

我国传统的雕塑中,雕塑家们着力于造型的精、气、神而极力规避过于真实的生态形。因为生态形一旦变为静止的空间形,并不是所有部位都能让人赏心悦目,特别是人的肢体与眼窝,有时透射的是死亡的僵冷与恐怖。因此,在我国传统的雕塑中根本不可能出现裸体的人物雕刻,人们不愿意置自我躯体赤裸于寒来暑往,它有悖于民族的生命观。可想失去血色的躯体精气无存,恐怖的眼球毫于神采,其造型越接近自然型,其死亡的恐怖感便越真实。

“不求神似,但求神似”,这句传统的美术理论其内涵极其深邃。因为体积和空间的“形”是雕塑最基本语言。回避过于真实的死亡的生态型,赋于雕塑以精、气、神,也就是赋于其永恒的生命活力,才是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人们愿意谈论米洛斯维纳斯的残缺美,实际上这并不是这尊雕像残缺了才美,而是它正附合了“不求形似但求神似”的造型原则。所谓残缺美是雕像在造型上摒弃了生态形的僵直与累赘,产生了适度的比对后所致。

雕像由两大主要部分构成,躯干部分曲线圆润细腻,僵直的下肢被围裹成流畅破挺的服饰皱褶,单调的大块面与变化的散碎,这不同风格的两部分在呈“S”形的主体中比对统一,张力均衡,和谐适度。整座雕像犹如美玉坦露于浑璞。难怪后来有人为其附加了各种姿势的手臂都成为徒劳。

我国传统的雕塑造型,雕塑家们依据太极图式,采用了物极必反的能量守恒定律,以中轴线的均衡与水平线的变化使“造型”始终处于有限与无限、粗糙与细腻、紧张与松驰、聚集与释放的比对之中,使造型保持适度的张力以示清、气、神的永恒。其把握的精确度竟达到纵有些许改变都将导致造型能量的失衡以致彻底崩溃。

根雕造型与其它品种的造型理论上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所以照抄照搬或错误的理解任何一种造型理论,都不利于根雕艺术的发展。“不求形似但求神似”,是科学的造型法则,造型对自然形的改造不等于残缺,所以,根雕造型没有任何可以残缺的理由。

失去生命的根材根料,其形态大多杂乱无章、残断僵直,往往有些作者直接用根形、根态去对映其它的生态、物态或简单的铺陈故事。所成的作品其造型牵强生硬、堆砌叠压,缺乏整体感和生命力。用根材根料塑造生态、物态或者说赋死亡的根材根料以新的生命形式,首先要克服根形、根态自身的散乱衰败,让其在造型中有所组织,同时也要改造被模刻的生态形的僵直繁杂,使造型比例适度,能量恒久。
从传统的雕塑作品中,不难看出,雕塑大师们尽力地让所有的生命形式在造型中变得可爱可亲,对人物造型则以服饰的小块面去破解人体单调的大块面,既遮去了身体的僵冷又展现了生活的真实用绘画、镶嵌等手法来强调眼睛的神采。竹、木、牙、角雕刻多采用“丹凤眼”的形式,不但消除了由于眼球过多外露造成的恐怖,也使人物造型的面部呈现出喜悦与慈祥。

在对已经有了“外衣”的皮、毛、鳞、甲类动物的塑造时,则更多考虑的是造型的曲线。凡体态优美、性情温顺的动物大都如实刻划,如:鹤、鹿、鹅、马等,而一些情怀凶悍的动物则对其进行曲线改造,化刚直凶悍为圆润可亲。如:将狮、虎改造成辟邪,将蛇、蜥变化为蟠螭,集多种动物之张扬于龙一身等等。

对植物类的瓜、藤、果、叶在造型中多表现其翻转仰覆、缠扯依恋,展现其生机勃勃。以植物为题材的作品造型能更充分的表达空间曲线过度的优美流畅及体面的精彩完美。

根雕造型属架上艺术,常与人同居一室,朝夕相伴,只有其造型优美、活力永恒,才能使人常看常新,百看不厌。



 
打赏
 
更多>同类根雕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根雕资讯
点击排行